首页 » 随笔 » 正文

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几岁?

你第一次想到死亡是几岁?

今天瞎溜达,发现了一篇在大学教授生死学的老师写的一片博文,阐述了生死学的简单概念以及对老人的临终关怀、对孩子的生死观教育等,看完感触很深。以下为转载文章,原文作者:郭慧娟

「死亡咖啡馆」活动终于在台湾举办了。对向来把死亡当做恐惧与禁忌、逃避谈死的国人来说,可能对活动名称感到新鲜和特别,可能充满好奇,但实际上透过在咖啡馆内轻松谈生死的过程,从每一位来参加这个活动的民众的真情分享与感触,显示出我们死亡教育的严重缺乏,以及因为缺乏带给许多人生命的诸种遗憾与不圆满。如何落实死亡教育并且往下扎根,的确是国内教育应该好好省思的重要课题。

 

「死亡咖啡馆」活动的举办,意在让民众有机会敞开胸怀面对死亡这件事,并且愿意思考和谈论曾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死亡问题。活动其实就是提供一个「空间」和「时间」,提醒大家:你是否曾好好的面对跟自己有关的死亡经验,透过这样的经验深度检视自己深层的内心生命,进而体悟人应该把握当下,完成人生的任务和功课。

 

恐惧死亡四大主因:未知、痛苦、未竟之事、放不下

 

第一场活动参加的民众有教师、公务员、大学生、上班族、殡葬业者及家庭主妇,大家谈到人们畏惧死亡的原因包括:一是对死后的未知;二是害怕死亡的痛苦及不能干脆地死亡;三是还有很多事情未完成;四是欲求太多、放不下。大家都肯定医疗和科技的进步,延长了人们的生命,却解决不了心灵的空虚和对死亡的恐慌。

 

多位参与活动的成员认为,我们的教育体系及整个社会氛围,视死亡如洪水猛兽。一位老师说,有的学校开的课程明明就是丧葬礼俗,却要改成生命伦理,因为怕家长和学生不喜欢「丧葬」课程;为了让民众不恐惧和避讳,殡仪馆公部门还要改称「生命礼仪管理所」,甚至只要跟「死」有关的语言或字词,也尽量避免,以免触霉头,例如医院病床、饭店房间或楼梯、飞机座位避掉「4」,直接从3跳到5。「死亡」无法在我们的生活中成为正常、正面的事实,而成为一种负面、报应或避之为恐不及的象征。

 

不看不听不说─真能逃避死亡?

 

可是,试问:这世界有谁人能不死?我们明明知道死亡是不可避免的,却因为害怕、恐惧而想尽办法逃避和闪躲,自欺欺人地制造一种吊诡氛围:「不去碰触就没事了」。所以,当人们生病了或遇到亲人死亡会问「为什么是我?」而无法以坦然的心态去面对「当然有可能是我」。死亡既不会因为避谈而可以逃避或躲过,人们却可能因为避谈和禁忌错失了妥适面对和处理死亡的良机,错失了接受死亡的和学习面对死亡的人生必修功课,因而造成许多遗憾。

 

在第二场活动中,多位殡葬从业人员谈到亲人离世的经验,不禁感伤落泪。即使是天天面对、提供死亡服务的专业人员,他们在有机会谈到发生在自己或亲人身上的死亡经验时,依然情绪激动、充满许多遗憾和感叹。我们不免惊讶:他们不是应该看淡死亡吗?事实上不然。对殡葬业者来说,平日工作是处理「他人死亡」,的确能从容应对;因为工作关系,面对「自我死亡」也或许能够理性面对,但仍有少数人会对死亡感到恐惧;但几乎大多数的殡葬人员在面对「你的死亡」(至亲好友)时,仍充满遗憾、不舍、难解的纠结情绪。甚至有几位业者说他们在墓园里工作,亲人的骨灰就在咫尺,随时都可以去拜,却无法「面对」、不敢去拜。

 

对殡葬从业人员来说,他们跟一般人一样,很少有机会讲出自己的死亡经验,同样会对死亡恐惧,同样很难面对至亲的离世,同样有对生离死别无限的惆怅。但平常他们不会有机会说出来,面对亲人死亡,他们同样要默默地躲起来疗伤。「死亡咖啡馆」活动让他们能有机会「说」出来,「正视」自己的死亡经验,和内心「恐惧」的生死难题。

 

大多数人第一次想到死亡是在小学阶段

 

笔者在大学教授生死学,开学的第一堂课都会请每一位学生写下:「第一次想到死亡是几岁?」「当时发生了什么事?」「那次经验对你的生死观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」发现绝大多数的学生第一次想到死亡的时间,是在小学时,其次有幼儿园、国中或高中。大部份的孩子都说,很少有机会和家人谈到感受,因为没有机会,而且他们知道父母、长辈不太喜欢谈,生活中死亡是禁忌、是不讨喜的话题。

 

正因为我们的死亡教育是回避和忽略,我们社会绝大多数的人在亲人临终时不知道该如何给予适当的关怀,在亲人过世后不知道该如何帮家人办丧事,对丧葬礼俗完全不了解,更不知道如何走过丧亲悲伤。大多数临终的人也在断气之前得不到亲人最温馨、最圆满的祝福和送行。诚如参加第二场「死亡咖啡馆」活动的殡葬业者所说,「我们都很难面对丧亲悲伤了,我们的孩子以后也要面对呢」,死亡教育不是单单只有面对死亡而已,面对死亡只是第一步,只有愿意面对,才能启动后续的各种生死教育和关怀知识。这便是「死亡咖啡馆」活动的目的与意义。

 

效法美国死亡教育:教孩子学习面对和承担

 

美国的幼儿园和中小学,有专门的「死亡教育」课程。老师会藉由生活中如幼儿园饲养的小动物死亡、班里一个同学生病去世等,来让孩子们正确认识死亡。他们的教育方式是不回避,老师会清楚明了地向孩子说明「死亡,就是永远不会回来,不管我们多么伤痛,也改变不了这件事。」让孩子们正向地学习「面对与承担」。但老师会带孩子通过各种方式来纪念,有时还会安排一个特殊的时间,把大家聚在一起,回忆曾经的点滴,让孩子在此过程中学会忘却与珍藏。

 

此外,学校还会邀请专业殡葬人员或重症室护士,给孩子上一堂「死亡课」。专家们会和孩子讨论人死时的真实情景,并让孩子们模拟亲人遭遇车祸等死亡的各种情况,让他们体验突然成为孤儿的凄凉、教他们应对悲痛情感。死亡教育的目的在诚实地接受「坏消息」,释放自己的情绪,提高抗挫折能力,树立健康的人生态度。在此过程中,孩子会产生对待死亡的真实情感。

 

当然,在教育的过程中,学校和家庭会保持连络与沟通,确保孩子的情绪能得到特别与及时的照顾。家长会跟孩子一起悲痛,告诉孩子,死亡是难以避免的事情,悲伤是很正常的表现,但生活中还拥有更多的东西,我们要感恩并珍惜,然后继续前行。

 

反观我们的教育,不但缺乏正向的「面对与承担」内容,甚至还教导孩子们「逃避与闪躲」。问题是,生死大事根本逃避不了,无法闪躲。人人都必须面对,无一可幸免。「死亡咖啡馆」活动只是启动人们愿意谈死亡、面对死亡这件事的第一步而已,希望这个活动能带给国人更多对死亡的省思,敞开心胸正向面对死亡,同时也期望这样的活动能够往下扎根,促动国内死亡教育的滋长。

 

 

博主的文章或程序如果给您带来了价值,感谢您打赏一二
微信扫码支付 支付宝扫码支付

发表评论